给古树治病:拍CT也服“中药”

2022-05-16 14:26:58 点将科技 44

图片关键词

专家们对古树进行诊断,并提出对策。


图片关键词

专家在查看古树的土壤。


图片关键词

百年荔枝林


图片关键词

陈红跃对古树进行“健康检查”。

     树木如人,在其漫长的“树生”中,难免经历“三病六痛”,不时要遇到台风、暴雨、洪水等自然灾害的侵袭,百年以上的古树更是如此。人生病了需要治疗,而树木病了同样也需要找树医生“对症下药”。

    今年1月12日,广州南沙区举行“树医生”专家团队聘书颁发仪式,这是广州成立的首支“树医生”专家团队,共有9位专家加入,实地为树木“把脉问诊”。记者了解到,这9位专家专攻树木栽培、土壤、病虫害等相关领域,多年来,在广州的白云山、番禺、增城、从化乃至市外的肇庆、惠州、韶关、清远等地,都留下了他们治疗树木的身影。

   “树医生”团队如何为当地树木诊断和治疗?他们的诊疗技术又有哪些独到之处?近日,记者一路跟随“树医生”专家团队赴南沙治树,其间,专家们展示出他们在树木救治领域独有的医技和医道。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武威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维宣


百年古榕:先引其根 再治其病

     在离南沙区政府不远处的一条主干道绿化带内,一棵树龄154年的细叶榕静静地展开它翠绿的“华盖”,榕树最早的主根杂错在后来的须根中间,枝干四散,枝上又生根,许多根直垂到地上,伸进泥土里;还有一些根系,则沿着不久前安放的管子慢慢地垂下。

      采访当天,记者跟随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的陈红跃教授、单体江博士以及南沙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园林绿化局)总经济师袁中桂来到这棵老榕树前。陈红跃是树木栽培和古树保护方面的专家,单体江则专门研究树木病虫害的防治,他们都是“树医生”团队成员。

    “榕树是岭南地区最常见的古树种类。”陈红跃告诉记者,“这棵榕树整体的长势不错,叶和树冠都比较茂盛,为防患于未然,我们仔细诊断后仍发现一些问题,并提出对策。”

     陈红跃介绍,治疗这棵榕树他们主要从三方面入手。第一是跟当地村委会协商后把榕树主干绿地附近的硬化部分拆除,不然会限制榕树根系的发展。这棵古树附近的绿化面积很大,足够榕树根系的整体生长,砖拆掉之后,还要培土和施肥,“我们会用一些治疗古树专门用的肥料,以适量的、缓效的有机肥为主,古树年龄大了和人一样,身体会比较虚,不能用大补的药,而是慢慢强健其体质。培土方面我们也会用更疏松、透气性好的腐殖土等基质土,促进未来榕树的根系生长。”

     第二是加强榕树的整体支撑。陈红跃说,目前这棵树树体倾斜,重心已出现了偏移,一旦刮台风,容易出现树木整体倒伏,因此必须给榕树以支撑。早在五六年前,南沙区相关部门就已经用钢管来支撑这棵榕树,避免倒伏。这回,“树医生”团队更重视帮助这棵榕树引根,一旦榕树的根系落地生长,它就会越长越粗,变成自然的支柱,“我们正准备用竹子做引根的工作,把竹筒的中间破开,填入有机肥和土壤、让根系顺利地从枝干上长到土里。等这些根系长粗壮了,钢管就可以撤掉,树木整体也会更加自然美观。”

     第三则是修剪榕树重叠、交织的枝条,陈红跃说:“榕树有它自然的生长势,我们要做的是尽量顺势而为,这样树木才能长得强壮。”

    单体江把目光聚焦在一段榕树腐烂的枝干上。他说:“这段枝干主要是木腐菌造成的,我们会诊后认为,现在还不宜多做处理,因为枝干还连着榕树另一段很粗的侧枝,一旦‘刮骨疗毒’,遇到强风侧枝很可能断裂。目前侧枝的气生根很多,当务之急是为侧枝立一个支撑,再快速为侧枝引根,根长起来成为新的树干后再处理那段腐败的枝干。”

单体江说:“我们仔细探查过,只有一些危害榕树嫩叶的榕管蓟马,但并无大碍,并不是只要有虫就杀,而要关注树木整体的生长状况,不能为了一颗‘青春痘’去做一场‘全麻手术’。”

    百年荔枝树:慢慢补身体 莫用猛药攻

    离开这棵古榕后,“树医生”团队马不停蹄地赶去看当天的第二位“病人”——一棵百年荔枝树。120多年前,榄核镇沙角村的村民在横沥河畔联排种下17棵妃子笑荔枝树,如今,这17棵百年荔枝树大部分仍枝繁叶茂、郁郁葱葱。但在这排荔枝林的中间,却有一棵长势比其他荔枝树较弱,尽管枝头仍有绿叶,却出现了一些枯枝,挂果的荔枝也比其他树上少很多。

    得知“树医生”团队前来,沙角村村支书林智山赶忙迎上来。林智山告诉记者:“这17棵荔枝树结的果实很甜,并且没有什么渣。遇到丰年,17棵树能产差不多2000斤荔枝。因为是祖先种下的,同时也有很好的经济效益,大家都非常喜欢村边的这一片荔枝林,所以发现其中一棵荔枝树病了,我们都特别着急。”

    陈红跃和单体江立刻对这棵病荔枝树进行了调查。他们了解到,这排荔枝树长在河堤上,到了“龙舟水”季节偶有水淹的情况发生,而病树附近的土壤状况不是太好,板结比较厉害,尽管村民们已经将堤岸周边的硬化石块去掉,同时施了花生麸等有机肥用于改善土壤,但这棵树的长势仍不太好;单体江表示,该树树干光滑、整洁,暂未发现有病虫危害的迹象。

    于是,陈红跃建议治树从两方面入手,一是进一步改良土壤,使用治疗古树专用的肥料,同时要松土,增加土壤的透气性,改善土壤的板结状况,甚至更换一些更松软的土壤,利于其根系生长;另一方面则是修剪掉该树木枯萎的枝条,保证树木的营养。单体江还建议,今年暂时不宜让这棵荔枝树挂果,可以人工把果实剪掉,“挂果非常消耗荔枝树的营养,我们要尽量减少这棵老树的生殖生长,促进其营养生长,尽快恢复到健康水平,去掉果实能够让它得到休养生息的机会。”

    “我们目前主要是用‘中药’来给这棵树调理身体,病树要重新枝繁叶茂并不会这么快。对百年以上的古树,尤其忌讳的就是下‘猛药’,比如较多地施复合肥、无机肥,这是要尤其谨慎的。”陈红跃表示。

     林智山告诉记者,目前这17棵百年荔枝树的养护和采摘工作由本村一位村民承包,“因为只有本村村民对这些荔枝树最有感情,不会为了经济效益乱施肥、下猛药,为了保护这些树,我们基本都只施有机肥。”

    此外,榄核镇绿化方面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未来他们有意为这17棵古荔枝树打造荔枝公园,以进一步保护荔枝古树。

“拍CT”察空洞 “打吊针”补营养

    除了治疗南沙的树木,这些年陈红跃和单体江等“树医生”也曾为广州的多棵古树治病。单体江表示,古树因为年代久远,长势变弱,树干或根部常会出现腐烂,这主要是由担子菌或子囊菌引起的木腐病、根腐病在作祟,“木腐病、根腐病是古树中最常见的传染病。”

   单体江介绍,白蚁是威胁古树的主要害虫,其他像木蠹蛾,危害樟树的樟巢螟、樟蚕蛾等也发生比较严重;对木棉、黄葛榕、人面子、白兰、南洋楹等危害较严重的则是桑寄生、槲寄生,会导致树木长势衰弱,顶枝枯死等,一旦刮台风,就很容易折枝;至于榕树,比较容易受到朱红毛斑蛾、榕管蓟马等害虫的危害,“木蠹蛾主要啃食树皮,这就很容易造成树木的死亡;而像朱红毛斑蛾,这两年在珠三角地区的细叶榕和垂叶榕上发生比较严重,甚至开始危害高山榕。这种蛾两三天就能把一棵榕树的树叶吃完,目前尚无有效防控方法,喷施化学药剂仍是主要防控措施。”

    单体江坦言,一些树木疾病也会让“树医生”回天乏术:“这两年,危害最严重的是松材线虫病,可以说是松树的‘癌症’,松树一旦染病只能尽快砍掉,避免危害其他健康的松树。”

    陈红跃和单体江介绍,诊治树木疾病原本有不少传统方法。随着时代进步,越来越多的新技术已应用于古树的诊疗之中。

     在树木病情的诊断方面,陈红跃介绍,目前有一些先进的仪器设备可为古树名木做“CT”,如利用应力波数据测定可以探测木材内部缺陷的树木无损伤探伤仪,“这种机器可以专门探测到树干里有没有腐烂和空洞。而对于古树根系,也有利用雷达探测技术、像部手推车那样的机器,探测地下根系的分布情况,其精度能探查出小至铅笔粗细的树根。如发现一些树木有疑难杂症,从外表又查不出病因,通过机器扫一扫,也能知道里面的情况。”

    树木长得好不好,土壤非常关键。陈红跃告诉记者,9人专家团队中就有专门从事土壤研究的,“我们不仅会测土壤的pH值和元素组成,还会现场采集环刀土壤,来了解土壤的物理性能,比如土壤渗水的能力、通透性、孔隙的情况,土壤是偏沙质土,还是壤土、黏土等。”

    与此同时,树木的治疗也出现了一些新材料。树木因为病虫害或其他原因常会出现树洞,这会严重影响其生长和稳定性,单体江告诉记者,为了修补树洞,以往会直接用砖块和着水泥进行填补,但水泥、砖块没有柔韧性,一旦出现台风树干就很容易在修补的地方折断;如今很多企业研发和生产了收缩性与木材大致相等的木炭和聚氨酯或尿醛树脂发泡剂等新型填充剂,这让树木的柔韧性增强,更有利于应对自然灾害。

   此外,给树木“打吊针”如今虽已是常见的治疗手段,但在针剂上也不断创新。单体江介绍,吊针主要打在树皮的形成层,吊针里的营养液通常富含植物生长必需的氮、磷、钾等营养元素,“树木通常是通过根系吸收养分,再通过导管将营养输送上去,需要‘打吊针’的主要是那些根系已经出现问题,无法吸收足够养分的树木,‘打吊针’并非长久之计,关键还是要解决根部问题,所以一些科研单位和企业也在研发古树专用肥,促进古树营养吸收。”

    一树一策、联合会诊: 已为80余棵病树开药方

    袁中桂向记者介绍,为了保护树木,特别是古树名木,南沙区相关工作人员会率先排查出一些长势出现问题的树木,之后联系“树医生”团队联合会诊。每位“树医生”都有自己的专攻方向,除了陈红跃和单体江,其他7位分别是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的黄永芳教授、曾曙才教授、李奕震副教授、翁殊斐副教授,《广东园林》主编朱纯研究员、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生态环境技术学院黄华枝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仲恺农业工程学院黄颂谊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他们分别主攻风景园林设计、施工管理、园林树木、土壤学、病虫害、园林植物开发与应用及大树古树复壮及安全管理等研究方向。

   “目前‘树医生’团队诊断的树木已有80余棵,不仅有古树,也有其他绿化树种,包括榕树、荔枝树、凤凰木、火焰木、樟树和美丽异木棉等10多种树木。”袁中桂告诉记者,“对于这些树木的治疗,专家都是一树一策,每棵树都提出一个单独的治疗和保护措施。”

    陈红跃告诉记者:“专家们提出的保护和治疗措施是非常系统和全面的,不仅包括常规的土壤改良、树木的支撑、营养的补充、病虫害的防治,还要考虑到风景园林的设计,建筑物、风向对树木的影响。同时,我们在保护古树名木时也会尊重民风民俗。”

    单体江表示,对于常见的树木病虫害防治,目前都有比较成熟的措施,但如今,城市绿化中有不少树木是新引进品种,这些新的树种往往会带来新的病虫害问题,这就需要“树医生”与时俱进,及时发现并解决问题。

   陈红跃表示:“除了大力保护古树,我们也正在开展古树后续资源的普查和保护,我们定义古树的树龄要达到100年以上,古树的后续资源指的是树龄80到99年的老树,它们不久会成为古树,我们正在进行调查和登记。”

【来源:广州日报】


转在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知识,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删除。


15821625398
最新产品
联系
分享按钮